集佳合伙人趙雷律師蟬聯(lián)入選2024年度WTR全球領(lǐng)袖并接受獨家專(zhuān)訪(fǎng)

2024-06-12

  近日,世界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權威媒體《世界商標評論》(World Trademark Review,簡(jiǎn)稱(chēng)WTR)發(fā)布2024年度WTR全球領(lǐng)袖WTR Global Leaders 2024)名錄,集佳合伙人趙雷律師蟬聯(lián)入選,這是趙雷律師連續第二年入選該名錄。

  WTR的“全球領(lǐng)袖”榜單評選側重于全球商標領(lǐng)域的從業(yè)人員,只有入選WTR 1000的金榜律師才有資格參選,上榜的“全球領(lǐng)袖”被譽(yù)為業(yè)內的“頂級精英”(Best of the Best)。WTR評價(jià):“趙雷律師在商標訴訟和爭議解決方面在市場(chǎng)上享有盛譽(yù),從國內中小企業(yè)到大型跨國公司,都有他的忠實(shí)粉絲。

  WTR全球領(lǐng)袖榜單匯聚了全球范圍內的頂尖律師事務(wù)所及企業(yè)商標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家精英。WTR對入選專(zhuān)家進(jìn)行了獨家訪(fǎng)談,以期讓更多人從他們的洞察力、經(jīng)驗和觀(guān)點(diǎn)中獲益。趙雷律師在訪(fǎng)談中分享了自己二十余年專(zhuān)注于知識產(chǎn)權事業(yè)的心得體會(huì ),并針對如何打造強大的商標團隊、如何應對客戶(hù)需求的變化、外國權利人在華如何避免維權失誤、如何確??蛻?hù)服務(wù)不斷增值等問(wèn)題,給予細致深刻的回答。

  以下為趙雷律師專(zhuān)訪(fǎng)全文:

  Q1:是什么激勵您投身知識產(chǎn)權事業(yè),您對其他考慮走類(lèi)似道路的人有什么建議?

  我剛從法學(xué)院畢業(yè)時(shí),中國的法律行業(yè)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分工的時(shí)代。因此,對于一名年輕律師來(lái)說(shuō),具體的方向選擇需要慎重考慮。

  在選擇具體的執業(yè)領(lǐng)域時(shí),我發(fā)現知識產(chǎn)權似乎是一個(gè)前景廣闊的行業(yè),有可能像初升的太陽(yáng)一樣冉冉升起。我喜歡學(xué)習新事物,喜歡接受挑戰,喜歡快節奏的工作,因此我認為知識產(chǎn)權是我的理想選擇。即使已經(jīng)執業(yè) 20 多年,我仍然認為自己做出了一個(gè)偉大的決定,而且仍然充滿(mǎn)熱情。知識產(chǎn)權律師不僅是我的職業(yè),也是我將永遠從事的工作。

  對于正在考慮走類(lèi)似道路的其他人,我的建議是確保自己對該領(lǐng)域充滿(mǎn)熱情和好奇。知識產(chǎn)權非常迷人,對于熱愛(ài)探索的年輕律師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個(gè)不錯的職業(yè)選擇。你需要確保自己愿意學(xué)習新事物,接受生活中的挑戰。

  Q2:全球的知識產(chǎn)權公司都在探索人工智能工具如何為其業(yè)務(wù)帶來(lái)益處。對于那些試圖將這種快速發(fā)展的技術(shù)融入工作的人,您有什么建議?

  我完全同意應將人工智能工具融入我們的工作,因為它們將幫助律師更快、更高效地完成重復性工作。我還認為,使用人工智能工具在律師事務(wù)所將越來(lái)越普遍。知識產(chǎn)權事務(wù)所應該擁抱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并充分利用這些技術(shù)來(lái)改善我們?yōu)榭蛻?hù)提供的服務(wù)。 

  然而,生成式人工智能仍有許多工作是無(wú)法替代人類(lèi)的。法律實(shí)踐的復雜方面需要人類(lèi)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、同理心和判斷力,例如客戶(hù)和戰略的制定與互動(dòng)。擁抱人工智能技術(shù),但不要過(guò)分依賴(lài)。在使用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時(shí),我們也應該探索我們自己能做得更好的地方,以及如何提高我們自己的技能。

  Q3:在您看來(lái),是什么造就了一支強大的商標團隊?

  一個(gè)好的團隊能將個(gè)人團結在一起,為實(shí)現我們的目標而卓有成效地工作。在我看來(lái),一個(gè)強大的商標團隊是建立在領(lǐng)導力、優(yōu)秀人才、共同目標、團隊精神、激勵政策和良好的執行力之上的,這樣才能產(chǎn)生最好的業(yè)績(jì)。 

  首先,我們需要一個(gè)優(yōu)秀、負責任的團隊領(lǐng)導來(lái)確定團隊目標、提供動(dòng)力和組織日常工作。我始終認為,領(lǐng)導力是一個(gè)自我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。在努力成為一名優(yōu)秀領(lǐng)導的過(guò)程中,我總是嘗試走出自己的舒適區,愿意在第一線(xiàn)面對困難。我還為團隊成員創(chuàng )造相互溝通的機會(huì ),并始終努力做到值得信賴(lài)。

  有才華和責任感的優(yōu)秀人才至關(guān)重要。我的團隊由最有才華、最有能力的年輕律師組成,他們愿意獻身于自己的事業(yè),對客戶(hù)的業(yè)務(wù)負責。他們還具備良好的溝通能力,無(wú)論是與團隊其他成員還是我們的客戶(hù)。每天,他們都會(huì )貢獻自己的創(chuàng )造力,提出新的想法,并向彼此和我提供建設性的反饋意見(jiàn),以便讓我們的團隊變得更好。 

  承諾與動(dòng)力、熱情和參與密切相關(guān),它由共同目標和團隊精神驅動(dòng)。作為團隊領(lǐng)導,我需要為團隊成員制定共同目標,建立團隊文化。 

  我還會(huì )在團隊中建立激勵政策,鼓勵他們不斷進(jìn)步、探索、競爭,并取得更好的成績(jì)。

  Q4:在您的職業(yè)生涯中,客戶(hù)的需求發(fā)生了哪些變化,您又是如何調整自己的業(yè)務(wù)來(lái)滿(mǎn)足這些需求的?

  客戶(hù)的需求日益多樣化。為了調整我們的業(yè)務(wù),我們在職業(yè)生涯中不斷積累知識,積極學(xué)習。我們有探索陌生領(lǐng)域的強烈意愿;我們從未停止過(guò)學(xué)習和裝備自己,并及時(shí)將所學(xué)知識運用到我們的服務(wù)中。我們還不斷培養自己的事業(yè)心和責任感,將客戶(hù)的業(yè)務(wù)視為己任,為客戶(hù)提供最優(yōu)質(zhì)的服務(wù)。我們站在客戶(hù)的角度考慮問(wèn)題,提供全面的戰略和建議,而不是簡(jiǎn)單地回答客戶(hù)的問(wèn)題。

  Q5:在您的職業(yè)生涯中,您積累了豐富的申請經(jīng)驗。如果您能為改變中國的申請制度做些什么,您會(huì )怎么做?

  我會(huì )在提交商標申請時(shí)設立一個(gè)“以使用為目的”的要求。 

  我國現行制度重注冊、輕使用,即商標專(zhuān)用權以注冊為基礎,而非以實(shí)際使用為基礎。商標所有人可以注冊自己的商標后任其閑置,除非對其提起不使用撤銷(xiāo)訴訟。目前,中國共有 4614.6 萬(wàn)件注冊商標。這個(gè)驚人的數字導致了較高的商標駁回率。 

  在我們的商標法中設立“以使用為目的”的要求,可以迅速清理商標所有人未使用的商標,向公眾釋放商標資源,幫助真正需要樹(shù)立品牌的人和單位獲得商標注冊和保護。 

  在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局公布的《商標法》第五次修正案草案中,已經(jīng)引入了這一要求,因此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將其納入我國的商標法。

  Q6:

  首先,熱情是關(guān)鍵。對工作的熱情意味著(zhù)對自己的工作感到興奮。如果不熱愛(ài)這個(gè)領(lǐng)域,那么就不會(huì )有根本的動(dòng)力去及時(shí)、全面地了解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的所有最新發(fā)展。 

  其次,我始終對這一領(lǐng)域的變化和發(fā)展保持好奇心。好奇心是最好的老師。如果有足夠的好奇心,就永遠不會(huì )滿(mǎn)足于過(guò)去積累的知識。 

  第三,我始終努力培養實(shí)現自身價(jià)值的使命感。我不只是在做一份工作,我也在做對自己和國家有意義的事情。我努力成為國家與國際友人和同事之間的橋梁,幫助他們更好地了解中國的知識產(chǎn)權發(fā)展。

  Q7:外國權利人在中國維權時(shí)常犯哪些錯誤,如何避免這些錯誤?

  一些外國權利人缺乏針對中國大陸市場(chǎng)的長(cháng)期戰略。當他們決定離開(kāi)中國市場(chǎng)時(shí),往往會(huì )拋下一切,使自己的知識產(chǎn)權得不到保護。此外,外國權利人未能將其品牌本土化,也未能調整在中國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的方式。 

  無(wú)論外國權利人是否在中國市場(chǎng)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,在中國開(kāi)展自己的知識產(chǎn)權布局并積極保護自己的知識產(chǎn)權始終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。盡量以中國人接受和歡迎的方式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。俗話(huà)說(shuō),“入鄉隨俗”,外國權利人應更多地了解中國文化,并努力使自己的品牌本土化。他們可以選擇合適且寓意美好的中文名稱(chēng),并建立一種為中國人民所接受和歡迎的品牌文化。

  Q8:您處理挑戰性訴訟的能力贏(yíng)得了贊譽(yù)。迄今為止,您最難忘的案件是什么?

  我最難忘的案件是幫助我的客戶(hù)法拉利成功地將其英文品牌、中文品牌和躍馬標志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。這個(gè)案例之所以突出,是因為在中國認定馳名商標相當困難。只有若干外國品牌通過(guò)法院申請并獲得了馳名商標認定。

  Q9:當前的法律服務(wù)業(yè)競爭激烈,高質(zhì)量的法律工作被認為是最起碼的要求。在這樣的環(huán)境中,您如何為客戶(hù)增值?

  我們的目標始終是提供具有“獨特賣(mài)點(diǎn)”(UPS)的服務(wù)。集佳明確將服務(wù)理念定義為 “站在客戶(hù)的角度考慮每一個(gè)問(wèn)題 ”“全身心地關(guān)注客戶(hù)的每一個(gè)細節”。除了有競爭力和高質(zhì)量的法律工作外,我們還提供其他服務(wù),并為幾乎所有服務(wù)設定了高標準。我們提供精心定制的個(gè)性化服務(wù),不僅為客戶(hù)答疑解惑,還為其在中國的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提供全面戰略。

  Q10:在過(guò)去的12個(gè)月中,您面臨的最大專(zhuān)業(yè)挑戰是什么,您是如何克服的?

  在過(guò)去12個(gè)月中,我面臨的最大專(zhuān)業(yè)挑戰是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以及作為律師,我們應該如何擁抱和充分利用這些技術(shù)。

  我一直在思考,我能做什么比人工智能做得更好,我能做什么是人工智能做不到的。我總是用新技能武裝自己。知識產(chǎn)權律師從未停止過(guò)對新領(lǐng)域的學(xué)習和探索。

 

  更多內容請瀏覽專(zhuān)訪(fǎng)原文:https://www.worldtrademarkreview.com/survey/wtr-global-leaders/2024/article/ray-lei-zhao

 

  趙雷律師,高級知識產(chǎn)權師,現任國際商標協(xié)會(huì )程序顧問(wèn)委員會(huì )理事,曾任國際商標協(xié)會(huì )中國全球顧問(wèn)理事會(huì )聯(lián)合主席,從事知識產(chǎn)權確權、授權和維權業(yè)務(wù)20多年,擅長(cháng)通過(guò)行政程序及司法程序解決商標糾紛和商標侵權問(wèn)題,成功處理過(guò)大量國內外跨國公司有相當難度的訴訟和非訴案件,積累了深厚的理論知識和豐富的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,其代理的多個(gè)案件被各省級高級法院評為年度十大知識產(chǎn)權案件。趙雷律師還擔任多家著(zhù)名上市公司的常年知識產(chǎn)權顧問(wèn),提供知識產(chǎn)權戰略和法律咨詢(xún)意見(jiàn)。鑒于其在解決知識產(chǎn)權復雜、疑難訴訟及非訴訟案件中的優(yōu)秀表現,自2013年趙雷律師連續十多年被WTR授予中國區杰出個(gè)人律師,被WIPR授予2023個(gè)人杰出律師,被Asia IP授予2022和2023年度“中國知識產(chǎn)權百名頂尖專(zhuān)家”,被Corporate INTL授予2023和2024年度中國商標律師,并入選北京市律師協(xié)會(huì )涉外律師人才庫,入選中華商標協(xié)會(huì )商標人才庫特級人才庫。

 

《世界商標評論》(WTR)是全球商標領(lǐng)域新聞、分析和數據的權威來(lái)源之一,通過(guò)廣泛的定期報告和調查,提供對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的深刻洞察。其評選范圍涵蓋全球80多個(gè)主要司法管轄區內的領(lǐng)先法律服務(wù)機構,在全球商標法律行業(yè)具有很高的權威性和參考價(jià)值,受到業(yè)界廣泛認可。

 

 

 

相關(guān)關(guān)鍵詞